金牌
客服

设计男神葛亚曦要‘再造’中国家具审美?

[摘要] “LSDcasa”及“再造”品牌创始人葛亚曦,携再造家具产品在本月的上海家具展上亮相。作为家居资讯第一服务商的搜狐焦点家居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了深度专访,听老葛聊聊“再造”如何通过家具的设计,重建生活和人的关系。

 

 

再造者——葛亚曦


问题1:为什么要做“再造”家具?


答:让中国人更少的成本过上体面的生活。

 

 

记者:您在空间设计上已经很成功,为什么开始转战产品设计?

 

葛亚曦:本质上的原因是项目服务有产能的边际。因为做室内设计一直都被项目拖着走,我曾经试图通过组织型的培育,希望可以通过调动内部产能去影响更多的项目,但是却没有办法成型,因为人员和组织的养成太难了,最后设计工作就变成了一个方案接着一个方案,有违我进入设计行业的初衷。因此我想在更大的范围内制造价值。不一定是赚钱,赚钱只是成功制造价值的其中一个标签,我们更想把设计服务转化为产品,用产品去沟通。

 

记者:做“再造”是想在中国家具行业中发挥作用?

 

葛亚曦:很多次我们发现在中国生活成本特别大,要么花很多钱,要么忍受孤单,不然你跟别人嘚瑟的时候嘚瑟不起来,别人觉得你家1万块的沙发怎么行,我们家那个30万。付出这么大的成本,却不见得得体。我们现在想解决的就是让人用更低的成本拥有相更为体面的生活,而且还是适合他的。

 

记者:同意。

 

葛亚曦:不愿意尝试、不愿意革命的人说要做出特别美好的东西服务于社会,这件事情是特别荒谬的。所以我们身体力行干这件事情,哪怕输了,也要对不公正的这件事情进行冲击。

 

 


问题2:从观展到参展,有什么不同感受?


答:是一种紧张刺激又嘚瑟的感觉。


 

记者:参展主题和设计想法是什么?

 

葛亚曦:没有具体的主题,只带了两个产品线和产品的企图就来了。这次带了四个产品线当中的两个,一个是现代风格,一个是art-deco风格的再简化。没有带来的两个是新中国和新法,可能明年才推出。这四个东西是我们针对,现代某一类相对能独立思考,坚持自我,对自己审美比较确信的人而推出的。

 

记者:部分设计师从参展变成自己做展览,身份的转变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葛亚曦:中肯地说,是一次紧张刺激又嘚瑟的很不一样的尝试。在整体行业中,设计师处于前端的位置,不敢说制造潮流,但我们很多设计公司的项目是传统品牌学习的对象,至少是不一样的存在。传统品牌对家具、民用、生活有很系统的看法,我们正努力学习,但改变不了设计师做家具就是让市场看到有不一样的可能和选择。








 

问题3:如何与传统家具企业竞争?


答:“再造”是来革命的,不是来竞争的。

 

记者:您如何面对传统家具企业的竞争?

 

葛亚曦:没有什么竞争,我们是来革命的,不是来和他们竞争的。无论是资本、产品的技术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服务能力等等,我们目前都无法跟传统家具品牌竞争。而我们寻找到他们没有做到的部分。如果这些事情市场认为是珍贵,自然会有人买单,如果不被市场认可,我们就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记者:目前有什么商业规划?

 

葛亚曦:现在不能说,一说就遭人打,我们会按计划一步步走。 

 

记者:再造的市场价格。

 

葛亚曦:其实是依照市场横向对比形成自己价格的市场策略,这是现在目前主要定价方法,你认为现在家具行业家具贵吗? 

 

记者:贵。

 

葛亚曦:你希望改变吗? 

 

记者:当然希望。

 

葛亚曦: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再造就是要把那些不合理的钱找出来。 

 

记者:就是要做一个合理的产品品牌?

 

葛亚曦:公正、公道、合理、友善、尊重。我们是怎么解读尊重的,“你看隔壁多少钱,我这给你打折”,这是在利用别人赚小便宜的心理,这不是尊重,而是歧视。我们的尊重就是,产品定价,由工厂面料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制造成本是多少钱,我们做产品开发是多少钱,然后加点后,就是我们的价格。

 

记者:已经有很多传统品牌开始和设计师合作,你有考虑和他们合作吗?

 

葛亚曦:有可能,具体的合作方式,到现在不十分清晰。中国家居用品市场非常庞大,但本土家具品牌极少与设计师合作。国外家具厂商推出来都是各个不同设计师做的东西,国外成熟的家居品牌会骄傲地告诉消费者,我今年签约设计师又做了什么设计,推出的产品是什么,有什么新亮点和不同的设计理念,中国没有。反而包装很多,包装最终要被拆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