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
客服

设计人葛亚曦:设计当有能力联接过去,符合当下,开启未来

[摘要] 中国视“道”为“艺”的核心,为了“道”艺术才有意义,重视艺术的教化功能,商周,艺术服务于宗教,春秋战国,“心”的因素加入,认为人经由他的“心”体悟到天地精神,透过艺术表现,呈现天地间的道,这一观念到了唐代完美圆熟,而后有了“形式美”的介入,指明了“心”与“形式”的对应,唐以写实为主要表现,元以后逐渐走“心”取“意”。


B = 99CAD

G = 葛亚曦


B: 几千年来,“家国文化”一直深刻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哲学,进而影响到中国人的家居设计。与西方的家居文化相比较,中国传统家居设计具有哪些文化特点?


G: 五千年的历史发展与演化,让中国家居形成了具有自身鲜明民族特点和博大的精神内涵。
儒家思想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也讲中庸,这种理念对室内设计的影响就是,讲究家居陈设从整体到局部装饰都要恰到好处,以达到让人赏心悦目,利于身心的目的;道家思想的创始人老子讲“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的精辟见解对室内设计的从业者影响至深;佛教的宗派之一禅宗,则提倡通过个体对自在环境的直觉体验和沉思冥想的思维方式,以求在感性中通过顿悟而达到精神上一种超脱与自由。禅境舒缓、闲逸、悠远、纯粹、静定,室内设计受其影响多以质朴的自然材料为主,色调纯净清幽、简洁古拙,设若绚丽亦能协调统一,使人心境平和,超然物外。当然,还有许多来源于文化的东西在影响着中国传统的家居设计,比如风水,不一而足。

B: 中国传统家居设计中所具有的文化元素,在当代中国的家居设计中是否依然能够看见?被保留下来的有哪些?消失掉的又有哪些?

G: 中国视“道”为“艺”的核心,为了“道”艺术才有意义,重视艺术的教化功能,商周,艺术服务于宗教,春秋战国,“心”的因素加入,认为人经由他的“心”体悟到天地精神,透过艺术表现,呈现天地间的道,这一观念到了唐代完美圆熟,而后有了“形式美”的介入,指明了“心”与“形式”的对应,唐以写实为主要表现,元以后逐渐走“心”取“意”。

而真正还在影响现代国人审美或艺术观的是北宋开始的纯粹文人品味,注重“雅”“拙”“平淡”“天真”等艺术质量,元代进入民间,体现在诗词歌赋各个方面,随后更有了文人画,全面构建了人们的价值观,当然也体现在了居住形式上,比如诗意的园林。

而这一文化认同经历了完全的批判,60-70年代的文化断层期和随后的因为什么都没有造成的盲目跟风,正逐渐回归,和其它文化融合碰撞,构成了我们当代的审美土壤,自然影响着我们的设计,成为我们工作中摇摆不定时寻找答案的重要依据之一。也就是我们所说,做设计要坚持“艺术回归生活”的背景和原因。

要说传统家居文化被保留下来的,一定是有的。我们在设计中对家具布置、色调把握、材料选择及饰品点缀都会考虑到文化的因素,比如我们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然后我们去做新中式风格的设计作品;我们研究海派文化,然后做出新装饰主义的设计作品;我们研究欧式古典,研究当代人居美学,然后做出适合当代审美的新古典风格作品。我们也会用到的一些手法,比如对比、制约,对称,跳跃、变化等方法,或者通过对称、反复、节奏、韵律渐变等形式,将借喻、比拟、双关、谐音及象征等传统文化概念进行再创作。

在当下,设计中心诉求向人文价值的回归,强势文化的影响被解构,没有了绝对高尚的价值观,所以也不存在消失的和保留的,我们认为,好的设计必将是符合当下审美的,是理智的回归,是新发展,传统文化与当代元素互为促进,相辅相成。我在多个场合跟我的团队讲,我们必须学习历史,了解居住发展的历史,才能靠近真相,掌握规律,通晓游戏规则,才可以突破和创造。

B: 尽管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但传统的“家文化”依然深刻影响着当代中国人的思想,在家居设计中,设计师是否需要刻意维护这一传统的“家文化”?通过怎样的设计来维护?

G: “家文化”的本质是爱与互动。在我们的家居设计中,依然会维护这种传统的优良的文化,“天伦之乐”、“其乐融融”和“亲子互动”是我们在家居设计中所追求的目标之一。在别墅设计中,一般我们会设置家庭室,在一般的小户型中,公共活动空间的设计我们也会考虑这个因素, 让家更温馨,让家文化得以传承。

B: 中国传统的家居设计中,地域的不同会导致家居设计的极大不同。但在当代的家居设计中,不同地域的家居设计却出现了同质化的现象,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G: 出现家居设计的趋同,实际上有很多因素,早前的建筑与民居多具有鲜明的区域特色,在造型,功能,装饰,结体诸多方面自成一格。但城市化进程中,城市中的地由不同的开发商建造,不可避免地会有一定的规划和设计,那么也不太可能存在窑洞或吊脚楼,或是其他民居形式,所以便没有了陕北的窑洞文化,没有了川粤湘部分地区的吊脚楼(或者木房子),也没有了徽派或是闽南民居等各种民居形式;也有科技与经济的发展,比如空调和暖气的普遍应用,让北方的炕逐渐消失;那么相应的,这些地域的家居文化也会发生改变,这是城市化和经济发展的必然,只是一种现象,并不见得不好。

B: 我们是否仍有必要保持家居设计的地域差异?如何将地域文化反映在家居设计中?

G: 地域文化是我们在家居设计中非常重要的思考因素,文化是根植于内心的,在每个人心中,家都是最温暖的所在,而家乡是是我们内心最美的所在。“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生动描绘了边陲大漠中壮阔雄奇的景象,境界阔大、气象雄浑,把边塞大漠的豪情万丈、英雄气概表现得淋漓尽致。“逶迤巴山尽,摇曳楚云行”描写的是出了山峡之后见到的一片平原的舒展,将楚地的奇峰与平阔描绘出来。“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一写江南水乡景色美,一写江南民居生活美,抒发闲适自在的江南情怀。可见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文化,我们在家居设计中也有不一样的处理方式。

比如我们此前曾设计的呼和浩特伊泰华府世家,面对内蒙古地域文化的特殊性,LSDCASA在该项目的软装设计方案中从诗中吸取民族文化内涵,设计元素萃取大漠质朴、豪气、抽象等自然语汇,重新在该项目为居者打造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文化气韵;我们在设计杭州渚良文化村郡西别墅的时候,却又是以当地最具代表的玉石文化相结合,萃取杭州当地西湖龙井的清汤亮叶与桂花的清可绝尘等自然传统文化精髓,辅以罐、钵、瓶、水墨画等东方文化中式元素,回归内在的价值观与文化诉求的同时自然将中式力量呈现。


B: 在今天的家居装饰市场中,来自西方的装饰风格大行其道。在您的设计过程中,哪几种风格最受客户欢迎?您认为这些风格受到欢迎的原因是什么?

G: 我们很少讲风格,事实上是这样。风格一直是理论家研究归纳艺术发展的方法,而正是样式共性形成的风格形成我们突破和改变样式的机会,样式一直在历史中演变,甚至循环,观察历史自然能看到可以导向未来的路径。
我们做室内设计,尤其专注陈设设计,我们身体力行地探索和示范,什么样的环境可以栖息现代国人的心灵,照亮生活的温暖。风格早已不是生活品味的诉求,设计作品的力量往往来源于两个东西,第一,我们解决了十分准确的问题,或者所有设计的点特别唯一。第二,纯粹不可思议的个人对美对空间的体验,这两种东西都会造成巨大的力量。

B: 传统的中式风格在当代的家居设计中是否还有市场?为了适应当代人的需求,传统的中式设计需要进行哪些必要的改良?

G: 传统中式风格在当代家居设计中是否还有市场,这个问题显然无法判断,因为“美”又是个动态的存在,无法被规范,但还是有人不停地在归纳美的原则,艺术更加模糊,无法用科学的逻辑体系解构艺术,没有方法论。
设计师是环境的建筑者,用环境的力量制造快乐幸福的感受,如何通过现代手法重新演绎艺术精髓,提炼出居住空间的完美交融气质是我们要去探索的问题之一。

B: 本刊记者曾经看过一个日本的电视节目《住宅大改造》,无论住宅空间多么小,日本的设计师总会为客户开辟出一小方庭院或种着花草的小阳台,让居住者有一个心灵栖息的空间。在家居设计中,您是否也会特别注重对居住者精神层面的关照?通过哪些方式来实现?

G: 设计师的工作就是去面对我们过去一直信奉和传承的习惯和信仰,去研发出符合当代需求的样式。我们的工作首先是唤醒大家曾经的追求和观念,在传统中把良善的、符合当今普世价值的信仰挖掘出来,用我们的技艺转化成当下的形式。而这正是我们常用的创新方法的根本。

B: 在您2014年的作品中,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几个呢?可以对我们具体谈谈?

G: 2014年我们做了很多作品,其中杭州万科郡西别墅是获奖比较多的作品。这个作品的设计过程中我们尝试守护基于文明和教养的品位,传承万科良渚文化村建造者的意志,激发热情、示范美好的体验。以鉴别郡西别墅内涵的审美力和鉴赏力为标尺,找寻人生逐渐趋向返璞归真的领袖群,并在审美价值上建立沟通的桥梁。最终,我们营造了一座看似朴素温和却拥有气度与涵养的居所。

另外一个作品是我们做的一个创新和尝试,上海万科翡翠别墅,这个作品中,我们追随的不是某个艺术的样式风格,我们延承海派文化的精神,试图构筑符合当代上海的居住形式,向拜占庭时期古典理想的奠基者贺拉斯致以敬意,而正是他在“摹仿”之外,提出了一个新概念“创造”。这个作品中,我希望大家去体验她的美,体验我们的“创造”。


B: 你认为当下中国需要什么样的设计?

G: 设计师唯一的工作就是去面对我们过去一直信奉和传承的习惯和信仰,去研发出符合当代需求的样式。当代优秀的大师无不如此,设计师应唤醒人对美的向往,回归人文情怀。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设计呢?艺术的、创新的、符合当代需求的设计。我们或者说我们的设计当有能力联接过去,才有机会符合当下,开启未来。